1990:去食堂,跳跳舞

2019-11-25作者:西門媚編輯:書問閱讀

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好多大學的食堂,看起來外表平凡,由紅磚或水泥砌成。但它們都不只是食堂。在特定的時刻,它們會神奇地變身。


每逢周末晚上,略略打掃,收去桌子,把條凳拖到邊上,圍作一圈。在墻角放上幾只大音箱。用幾根繩子在門口一攔,就可以賣票了。


食堂搖身一變,成了舞廳。


食堂變身的舞廳,空間高大,但是燈光不好。光線來自幾只高瓦數的燈泡。由于空間太大,再亮的白熾燈,也不管用。整個舞場籠罩在一種昏黃的弱光下,空氣中還彌散著淡淡的食堂飯菜的特有氣味。


好在有巨大的音樂聲。一聽就腳底發癢,腰間發緊,讓你馬上進入這是舞池而不是食堂的狀態。不只是食堂變身成舞廳,凡是大而平的空間,都能變成舞廳。燈光球場、教工之家,等等等等。


燈光球場,一聽名字就知道,勝在光線雪亮。但白色的燈光,造成的氛圍也不咋樣。而且,露天的球場,冬天太冷,夏天可能遇雨,都很麻煩。


教工之家硬件最好。地面最平整,燈光適宜。甚至裝上了舞廳的專用照明。閃爍的,旋轉的。但同學們并不太喜歡教工之家。


來教工之家跳舞的,真的不少“教工”。對于學生來說,在這里,遭遇老師總是略感尷尬。我想老師更會如是感覺。遇見自己教的學生,如果是女生,是該請她跳舞呢,還是不請?被男生看見老師和他們一樣,大邀女士跳舞,師道尊嚴似乎也瞬間消失。


而且,“社會上的人”也喜歡到這里跳舞。所謂社會上的人,就是已經工作了的人。不少社會上的人喜歡到學校來跳舞,但他們難以接受食堂舞廳的“低檔”,一般都愿意到票價貴一點兒,但顯得檔次高一點兒的教工之家。


食堂舞廳還是在進步。不多久,就引進了一種專用舞會燈,不知道叫什么,它并不能增強多少照明,但能把白色的衣服照出熒熒紫光。


有的同學發現了這紫光的神奇奧妙,便專穿白衣服去跳舞。別的顏色的衣服,在這種光線下,更顯得黯淡。但白衣服的人,在黑壓壓的人群里面,身披熒光色,就如鶴立雞群。


我的一位師兄,姓王,已經讀碩士了,但因為身高原因,還沒交到女朋友。不光沒交到女友,矮個男生在舞場上,也非常不占優勢。男生請陌生女孩跳舞的時候,女生如果涵養不好,就會抬起眼皮,把對方從上到下打量一番,如果看不上對方的樣子,有時會話都懶得說,只搖搖頭,甚至加一個白眼。


這位王師兄非常喜歡跳舞。發現紫光的妙用之后,他開始穿白色。一身白色的西裝。


這白西裝在舞池里太耀眼了。不管三步四步還是迪斯科,舞池里就看見他一個人靈動的身姿。


我知道,王師兄是苦練過舞技的。其實他在音樂和舞蹈方面,完全算不得有天賦,但架不住勤奮。


在食堂舞會上,能從一個人的表現,輕松分辨出他的年級。


在大門旁邊,站立不動,伸著脖子,望一晚上的,多半是大一新生。


大一男生到了下半學期,站累了,就會和另一個男生,嘗試著跳舞。會跳又無私的那個,往往跳女步,新學的跳男步。幾場下來,就可以戰戰兢兢地去請女生了。


請女生跳舞,當然要緊的是高帥,沒有這些,有氣質風度,談吐佳,也可彌補,再不行,舞技好,也是一個亮點。


王師兄的舞技就是這樣一步步提升起來的,就像游戲里的打怪升級。


當然,舞技好,要出場以后才見分曉。你已經在場上跳了幾輪,讓別人領略了你的不凡,才可以比較容易地,說服女生跟你跳舞。


講到這里,你就明白了,王師兄的白西裝有多重要。他向全場的人展示了舞姿,而且讓他們過目不忘。


剛入校的女生也差不多經歷這樣一個過程。當然,學習的過程還是比男生要容易很多。


一開始都眼巴巴地,站在舞池邊上,內心忐忑,嘴上卻說:“我不喜歡跳舞,我就喜歡看看?!?/p>


但女生彼此都知道,周末晚飯后,在寢室借裙子,借口紅是為了什么。


女生學舞容易多了,站在邊上,男生邀請,你說不會,那男生就自會應對:“我教你!”那時候,一年級的學生多數都會陷入舞會癡迷癥。不單是在自己學校跳,還要去別的學校跳。理工科大學的男生專到綜合類大學跳。綜合類大學的女生喜歡到理工科大學跳。


其實硬件都差不多。舞廳都是各個學校的食堂。不同的只是異性比例。


跳舞,是青年學生接觸異性的一個重要途徑,但據我所知,沒幾人會在舞會交上朋友。舞跳得再高興,女生們仍心懷戒備,不肯說出真話,連名字和班級都不愿告訴對方,對方要約出去,散個步,喝個咖啡啥的,基本沒可能。


學生跳舞大都很文明,但學校還是擔心。


有的學校還會出動校工老頭,拿一只大電筒背在身后,在舞會里逡巡,一旦發現男女生距離太近,馬上打開手電筒對準他們,喝道:“分開!分開!”


一直到真正談起了戀愛,才能治愈周末食堂舞會癡迷癥。


1998年,我們都已經工作好幾年了。一次周末,和王師兄等人吃飯聊天,談到了大學時的舞會,談得興起,大家就相約回了校園,以前常去的那個“食堂舞會”居然還在辦。買了一塊錢的門票進去,呃,這價格翻倍了。但混入學生堆里,大家看起來也還差不多。


王師兄現在沒穿那標志性的白西裝,情況似乎不妙。


好在是幾個朋友一起來的,王師兄請不動女生的時候,我們有三個師妹可以頂替。一切都讓人覺得懷舊、有趣。


只是跳一會兒,王師兄就提出離開。出來之后,他說,跳著跳著,就踩到了一坨又軟又黏的東西,黏在皮鞋底,清除不掉。他想了半天,那肯定是食堂掉下的一塊肥肉。這讓他再也進不了跳舞的氛圍了。



內容來源:書問

作者西門媚
出版天津人民出版社
定價58元
書籍比價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 ×

電子紙書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去小島》

紙飛機
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18] ¥10

證據去哪兒了:法醫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7] ¥21

跟爺爺去打獵

楊永青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6] ¥10

帶著兒子去旅行

高銘遠 著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6] ¥20

跟爺爺去打獵

楊永青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5] ¥4

此去經年,我的意大利之旅

汪雅潔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5] ¥27

到城里去

韓忠良, 主編
春風文藝出版社[2013] ¥5

陽光女生杜小默.爸爸去哪兒:注音版

陳心昭著
春風文藝出版社[2012] ¥6

人民幣“走出去”的貨幣替代理論與戰略

石建勛, 葉亞飛, 著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8] ¥41

中華文化走出去戰略

曲慧敏, 著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7] ¥35

出版業領先的TMT平臺

使用社交賬號直接登陸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注冊書問

一鍵登錄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深蓝海域投注 森林龙江麻将外挂 36选7开奖结果黑 篮球世界杯比赛比分今天 3d断组预测 广州宾馆按摩服务吗 海螺水泥股票 新贵州十一选五走势 拉萨酒店按摩全套 斯诺克雪缘园比分 宙斯古代财富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90滚球 股票融资合同 黑龙江数字6十1开奖 足球比分指数赔率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直 日本女优无码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