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減負

2018-09-21作者:編輯:劉探花

一、

開學二十多天了,Tony媽媽見到我,果然又開始數落學校的不是了。

 

Tony媽媽很喜歡說學校的不是。當然,她也喜歡說Tony爸爸的不是、Tony奶奶的不是,還有Tony好朋友媽媽的不是。在這其中,說學校的不是,她最理直氣壯,可能她覺得講人壞話總不是那么好,所以說話都小心翼翼,而討伐學校則不同,討伐學校是行正義之師,是大多數人的心聲,所以她說出來格外的順理成章,慷慨激昂。

 

去年Tony每天3點半放學,Tony媽媽會說,這么早放學,老師們倒是輕松了。今年學校換了政策,學生5點半放學,Tony媽媽又說,5點半放學有什么用呢,我們還是趕不過去接他。

 

Tony在學校多出來的這兩個小時, 是這么些年北京學生家長和北京教育部門搏弈的結果。以前學生家長覺得,放學太早,對家庭要求太高,給家庭增加許多額外負擔。而教育部門呢,則認為他們是在順應家長的呼聲,在給孩子減負,現在減了負,放學早,他們又不干了。

 

家長和學校這種較力、妥協、再較力、再妥協的拉鋸式關系并不是現在才有的事兒,而是在很早以前就有。要早到什么時候呢?我粗略查了查,在60年前,就有家長呼吁為孩子減負了。

 

60年前是什么時候?那是建國初期,那會兒各種物質條件還相當匱乏,人民生活水平相當低下,教育還處在找方向、定基調的階段?!敖逃仨殲闊o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必須與勞動生產相結合?!边@兩個方針就是那會兒提出來的。

 

也就是說,在60年前,在當時“教育革命”大躍進的背景下,中國家庭還能呼吁減負,可見中國家庭的父母在什么時候都是有意愿讓孩子在一種寬松的條件下成長為精英的。

 

從建國之后到現在,中國大概頒布過上百道減負令。中國家庭的孩子在保持上進的過程中與來自官方的教學設置總是無法達到合諧統一。


二、 

新中國成立初期,教育基礎薄弱,全國人口中有八成是文盲,為了快速發展經濟,教育加快步伐,學生負擔相應增加。并且在極其重視政治教育的年代,學生在學習之余還要參加政治性活動,時間明顯不夠用。1954年秋開始,發生的情況更嚴重,各校操之過急,開始采用一些不切實際、不符合常識的做法,要求老師多教,學生多學。教學超出教學大綱范圍,任意補充教材內容,隨意加快授課進度,隨便增加上課的節數時數,學校片面地認為“ 只有增加分量,才能提高教學質量”。這種教學做法和畝產一萬斤一樣,都是出自同一種大腦,是急功近利到瘋癲白癡化的表現。

 

黨和國家領導人對此很重視,第一次提出減負。毛主席提出口號,健康第一、學習第二,學習和開會的時間宜大減。

 

之后幾年,受自然災害影響,經濟發展進入困難期,在這種情況下,國家對教育事業進行了幾次調整,大學招生人數銳減。而與此同時,高中畢業生數量卻在增加。于是,激烈的高考競爭局面出現了,學校片面追求升學率的思想越來越嚴重,學生學習負擔非常之大。1966年初,教育部接連下三個文件稱學生負擔太重。毛主席指出,“學生課程太多,講授又不甚得法?!睂W校開始減負,以貫徹毛主席勞逸結合的指示。

 

再到1977 年恢復高考,由于高等教育資源貧乏,入學人數少,教育在這數年經歷了一經列挫折。在國家機制帶動下,學習重新進入發展、白熱化、減重的循環。

 

積極向上的年輕人嘗到了知識干涸的苦頭,再對比知識帶來的甜頭,于是都在尋求知識的源泉,上廁所撿一塊紙片都要瞧上半天。

 

再往后走,到九十年代,素質教育呼聲日高,關于減負的聲音叫得更兇。報紙電視經常發各種素質教育的文章,基本論調就是:中國學生太累,創新能力不行,動手能力不行,只會死讀書死記硬背,高分低能。這些減負的呼聲影響到政府的決策。2009年,教育部發文提出“小學生在校時間不超6小時”。一直到2018年的今天,在我國大部分城市,小學和幼兒園的放學時間多在下午3點半左右。

 

Tony和他的同學們,就屬于在政府關懷下,得到減負關照的這一撥。


三、

減負是教育部門為孩子們著想出臺的政策,它給孩子留出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教育部門以為,有了這多出來的兩個小時,孩子們就會回到球場上,回到陽光下,去運動,去揮汗??墒墙逃块T總是忘記歷史,他們低估了家長的焦慮,忘了分析家長的內心循環規律,低估了他們為孩子付出的決心。

 

Tony3點半放學后,他的媽媽會先帶他去一個私教那里,學習一個半小時英語,然后再開車,到離家40分鐘車程的地方,去學習圍棋?;氐郊?,一般已經會到8點以后,兩人匆匆吃過飯,然后做作業,再彈一會兒鋼琴。多出來的這兩個小時間,Tony媽媽帶著他,幾乎跑遍了大半個北京城。

 

三點半放學,看上去是為減輕Tony的負擔,可事實并不如此。Tony的負擔反而在那省掉的兩小時里多了。

 

漢字探花在2017年8月到2017年11月做了一個關于中國家庭教育消費的問卷調查,調查顯示,約有百分之四十的家庭給孩子報了四個左右培訓班,內容涵蓋了英語,美術,舞蹈,鋼琴,數學等。平均每個家庭的教育支出占到家庭收入的20%以上,其中在小學+中學的12年中,課外輔導費已經超過學費和生活費,成為家庭第一大支出。 

 

不只是平時,還有周末,Tony的媽媽帶著Tony游走于各種輔導班之間,疲于奔命。這還是Tony家家庭條件允許,他們付得起培訓的費用,還有一些家庭收入低的家庭,上不起培訓班的呢?這兩小時?孩子干什么去了?

 

一些好的學校,三四點放學后,負責任的老師不會放松學生的學習,一樣會布置各種作業,安排各種學習。而一些學校則早早放學,放任孩子自己玩了。而以孩子的自律能力,在家長不在的情況下,很多學生只會知道玩兒,去上網,甚至去KTV,就是回到家,也是看電視玩游戲。

 

我經常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在一些個人開的便利店里,里面有穿著校服的孩子在玩手機玩游戲,或者在幫忙父母張羅生意。而這個時間,本來應該是他們在校學習的時間。

 

開這些便利店的家長,一般都是來自外地的務工人員,如果有城市階層劃分,那他們是在最底層的一撥。他們的眼界,能力和見識與中產或者富人們是存在差距的。本來教育是給他們孩子的一個相對的、最大的公平,可是現在,減負的結果把教育任務推到家庭這邊,又形成了新的一個不公平。因為底層孩子依賴父母提供教學支助、提供良好教育環境、依賴父母指引人生路的可能性,要比中產或富人階層要小得多。

 

減負對底層孩子最不利。如果說教育部門在實施減負政策過程中有什么考慮不周的話,那么這一點便是。公立學校要負起底層孩子指路人的責任,國家要給底層孩子上升的機會,那么提供高質量高密度的教學訓練就必不可少。孩子在學校呆的時間越長,老師給予的關懷和幫助越多,孩子接受的教育就越平等。

 

Tony媽媽常常抱怨的是,表面上看是在為學生減負,但實際上是給家長加了壓。

 

她的說法是有道理的,因為向上的教育需要持續而恒定投入,如果教育部門減少一些,那么家長就得多投放一些。

 

公立學校擔負的教育責任,可以降低家長們進行教育競賽的成本,學校減了學生的在校時間,其實是弱化了公立學校的作用和地位,而國家教育能力的基礎是在公立學校,公立學校往后退,把責任轉移到別處,其實是教育不振作的表現。


四、

我們看看中國教育的減負史,其實就是中國家庭與學校之間關于學習效果學習強度等各個方面較力、妥協、再較力、再妥協的過程,是各種力量、各種條件之間的拉鋸式的較量。

 

目前教育部門的思路是減負,可和前些次減負一樣,每到一定階段,總有不同的聲音出來反對。

 

前些時有機構列舉數據表示,稱教育減負已經出現了很壞的后果。

 

數據以IMO(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中國隊的成績為據,稱中國奧賽隊在國際上已不再占優勢,而這一后果的成因應歸咎為教育部的各項禁令。

 

教育部確實明文禁止學校自行組織選拔生源考試,也嚴禁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以各類競賽證書、學科競賽成績或考級證明等作為招生依據。而機構稱,不讓孩子學習高難度的知識,便無法選拔和識別天才。

 

“從2000到2014年,15年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中國拿了12次冠軍,而從2015-2017年,中國已經連續三年沒有奪得冠軍了。這幾年拿冠軍的是美國和韓國,而美國和韓國是全球所有發達國家里發展速度最快的兩個,這兩者之間僅僅是巧合嗎?”

 

“我們的國家在放松的時候,別的國家可沒有放棄?!?/p>

 

“從一群孩子中,選拔出一定比例的出類拔萃者,讓他們為國家社會貢獻他們獨有的力量,這就是此類競賽的職責。若不通過選拔的方式把他們選出來,讓他們泯然眾人,這種浪費,才是最可惜的?!?/p>

 

機構還列舉日本的減負過程來作對比:

 

日本也一直有要給學生“減負”的聲音,那些聲音對“填鴨式教育”進行批判,認為既有的學校教育只會培養考試機器,而學生的天性被扼殺,培養不出創新型人材。日本政府頂不住壓力,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開始寬松教育。

 

日本政府的減負歷程和中國簡直不要太相似:都是取消考試排名激勵方式,都是減少學生的在校時間,都是試圖阻止學生學習更高難度的課程。

 

日本減負的最終結果是:接受寬松教育的這一代,由于學習時間大幅下降,沒有得到扎實的訓練,他們的社會競爭力非常之差。

 

2013年,日本使用新的“學習指導要領”,不再實行寬松教育。

機構論據稱,日本之所以創造了經濟奇跡的年代,那是因為一代代不斷的高強度學習的日本學生,通過勤奮努力共同創造成結果。


日本有十幾個諾貝爾自然科學獎得主,他們也都是“填鴨式教學”教出來的學生,他們的創造力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創造力。

 

機構表示,我們的減負之路正是日本曾經走過的路。

 

Tony媽媽們不會想到這么多,但她們也有自己的觀點。前天Tony媽媽和我聊的時候就說,一個老師可以管幾十個孩子,那兩個小時如果老師們多教教的話,家長就不用跑來跑去了。

 

Tony媽媽說的只是片面的。不管學校多用幾個小時、多教多少,像她們這樣對孩子教育抱極大期望的家庭,該滿北京跑還是得滿北京跑。但是Tony媽媽的話里有一個邏輯是正確的,在學校,一個老師管理三十個孩子,這是教育效率的體現,讓學生提早放學,則會讓30個家庭付出巨大的時間成本,所以增加學生在校時間,是可以提升整個社會的運轉效率的。

 

五、

漢字探花的調查報告里還有部分很重要的內容,那就是現在家長對學校減負的看法。

 

超過七成以上家長認為,不需要學校給孩子減負。持這種觀點的家庭,家庭年均收入在60萬及以上。且這種家庭父母雙方學歷均在本科以上。一部分家長認為,孩子小時候不進行嚴格訓練,長大后就會知道生活的殘酷,自己的孩子“快樂”長大,別的孩子在學習,這是對孩子的不負責。沒有孩子會長大后后悔自己當初付出的努力,因為所有努力都會得到相應的回報。

 

另外一部分家長認為,從小不經過努力的人,長大后做事容易半途而廢,更別說難進好的大學。凡是能夠在疲勞和辛苦中還能堅持學習的,往往都是成績好的學生,這些人進入社會,在工作中同樣也能表現堅韌的品質。

 

Tony媽媽也是漢字探花的調查對象之一。她的看法是,快樂不僅僅是課外活動、玩游戲和各種聚會,通過努力獲得名次提升,也是快樂,通過努力獲得績也一樣有喜悅感。家長們呼吁減負的常見理由是想讓孩子有一個快樂的童年,那么,誰說多讀書多用功就不會有快樂的童年了?

 

附:

說明一切的漢字,漢字探花今天說減。很簡單,就一句話,減為盡也,這是《管子 ? 宙合》里的話。意思是,減總是有盡有意思,總是會朝盡的趨勢發展。

 

它的造字原理也說明這一點。金文減由“咸”和水組成,咸的本義是“滅絕”,水為洪水,所以減的造字本義為洪水毀滅村莊。


1.jpg

金文“減”


2.jpg

行書“減”


水漲起來的過程是一點一點的,而它帶來的后果,則是災難性的。



(書法 劉探花)


關注微信公眾號“漢字探花”,了解更多傳統文化。



內容來源:書問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 ×

電子紙書

中國式創新——流程、結構與文化

楊曉冬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5] ¥24

中國式育兒2——“我能”自己長大

錢進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3] ¥19

中國式育兒3——別再好心辦壞事兒

錢進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3] ¥19

中國式育兒4——用力太猛沒好處

錢進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3] ¥19

中國式育兒5——“人脈”從娃娃抓起

錢進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3] ¥19

出版業領先的TMT平臺

使用社交賬號直接登陸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注冊書問

一鍵登錄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深蓝海域投注 最新日韩a片快播 期货配资公司加盟 伟大魔术师 篮球世界杯比赛比分预测 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 麻将来了官方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 雀魂麻将官网app sm捆绑图片 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日本av女优后藤真希 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看足球比分的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现场 麻将来了怎么赚钱 一定牛江苏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