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流氓的皇帝,沒有之一!

2016-07-22作者:王立新編輯:陳肖晴

于公元907年建立后梁王朝的那個角兒,本名叫做朱溫,原本是安徽鄉下的一個二流子,不安心種地生活,整日游手好閑,東蒙西騙。唐朝末年,黃巢領導農民起義,很快席卷全國各地。朱溫就參加了黃巢的隊伍,追隨黃巢,不久成為黃巢手下的一員大將。由于長期積累的坑蒙拐騙的豐富人生經驗,看到黃巢的前景不妙,靈機一動,迅速轉身,背叛了黃巢,投降了唐朝,還幫助唐朝鎮壓了黃巢,被唐朝皇帝賜名朱全忠。就像李自成的部將郝搖旗,投降南明政權以后被賜名郝永忠一樣。


其實這些“全忠”和“永忠”們,根本就沒有忠心可言,他們的心中只有利益,從生下來開始,就沒長出那種能夠裝載仁義禮智信的心臟。雖然當了皇帝以后,朱全忠給自己改了個名字,叫做朱晃,但他根本就不是太陽。因此,也就沒有可能因為自己的光亮照耀大家了。


天復元年(902)八月,朱溫派遣左、右武統軍朱友恭和氏叔綜等,率兵入宮殺死唐昭宗。之后,又故作震驚,放聲大哭,說是這兩個混蛋想要嫁禍于他,讓他承擔殺君的千古罵名。為了掩人耳目,朱溫又把朱友恭和氏叔綜都給宰了。


“用我們來當替罪羊,就算能堵住天下人的嘴,鬼神能受他的欺騙嗎?”朱友恭和氏叔綜臨刑前大喊著揭發朱溫說。他們還詛咒朱溫:“這樣做人做事,怎么會有好的結局,注定是要斷子絕孫的!”狗咬狗,咬了各自一嘴毛。



朱溫為了“紀念”這種掩耳盜鈴的歷史丑劇的原創人,在司馬昭死去六百五十年之際,把當年殺死曹髦的經典歷史劇,又重新回放了一次。就在唐昭宗的靈前,朱溫又把昭宗的兒子、當時的輝王李柷立為新皇帝。這位唐哀帝更加可憐,更加悲哀,只當了兩年多一點的傀儡,就被朱溫逼迫禪位,然后又被暗殺了。照搬司馬昭父子對待曹奐的做法,沒有一點創新的痕跡。


朱溫殺光了唐朝的所有王爺們之后,又把魔爪伸向了唐朝的大臣們。一時間高門大戶的子弟、科舉出身的名士,朝廷重臣的后代,如冰釋雪解一般,都融化或蒸發得無影無蹤。


李唐王朝歷經二百八十九年,終于走到了盡頭。


朱溫要當皇帝了!



當朱溫惡鬼般的笑聲傳遍全國各地的時候,他的哥哥朱昱實在忍不住了:“朱三兒,你原來只是安徽碭山縣里一個下三爛的農夫,村里人都喊你‘癟三’。不好好在家耕田種地,卻去跟著黃巢造反做賊。唐朝天子恕你無罪,還讓你當上了宣武軍、天平軍、宣義軍和護國軍四鎮的節度使。你還不知足,想要一下子毀掉人家三百年的江山,怎么忍得下心呢?將來殺身滅族,我們都得跟你吃瓜落兒!太不是玩意兒了,你個沒良心的!”朱昱還沒罵夠,又跺著腳接著罵道:“再說了,就你這熊樣兒,能當皇帝嗎?你以為皇帝是豬仔、狗仔都能當的嗎?猴頭八相,偷驢盜馬的,斗大字也識不了一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個禿尾巴雞,不小心飛到山梁上,還真把自己當鳳凰了!”


像朱昱這樣,好歹還能在太陽底下站著,總歸是個人哪!不過朱溫是不管這一套的,只要有利可圖,就是天王老子,他也敢當。保不準哪一天,還要向玉皇大帝和釋迦牟尼的頭上拉屎撒尿。


利欲的魔鬼一旦附體奪魂,人就會變得狗膽包天,沒什么不敢做的了。


朱溫當時氣急敗壞,本想殺掉朱昱??墒窍氲疆斈曜约簬е硪粋€弟弟朱存一起出去做賊,家里的老娘全靠人家朱昱獨自贍養了。要不是朱昱帶著老娘藏來躲去的,他那可憐的老娘早就被唐朝的地方官員殺死了。造反,那是要禍滅九族的!想到這里,朱溫忍住了,沒有下手。還算有那么一丁點兒良心。


既然朱溫不聽,朱昱也沒有辦法。一氣之下,回到老家種田謀生去了。他不想接受朱溫的賞賜,也不想享用這份因為造孽暫時偷來的所謂“幸?!?。干啥不活人哪?種地咋的?臉朝黃土背朝天,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兒,吃自己勞動換來的粗糧淡飯,不喪良心,不壞肚子。為啥非得做賊?為啥非得當強盜?咱他媽這輩子:不圖榮華富貴,就圖心安理得!


當上皇帝以后,朱溫想著要掃平天下了。



當時號稱晉王的山西軍閥李克用,顯然是朱溫頭號的死對頭。


李克用本來是沙陀人,沙陀原本就是突厥。后來突厥內部分裂,分成了東西兩部,每一部又分成很多別部。沙陀,就是西突厥別部中的一支。李克用的父親本來復姓朱邪,雙名赤心。因為給唐朝效命,被唐朝賜姓為李,名國昌。朱邪赤心的兒子李克用為鎮壓黃巢起義立了大功’被唐朝封為河東節度使。不久,李克用又逼迫唐朝封他作了晉王。


這個河東,在晚唐、五代時期,簡直就是個“特別行政區”。該區以太原為中心,包括今天山西省的中部地區,還有和它臨近的河北和陜西各一點點地方。河東在戰國時是所謂的三晉之地,就是韓、趙、魏三國的領地。后來韓、趙、魏三家掌權的大夫,瓜分了春秋時期原屬晉國的土地,所以這一帶就被稱為“三晉之地”了。李克用自稱晉王,就是因為他占據了三晉之地上的河東地區。這個河東地區,自打李唐末世起,直到五代晚期,一直都是糧草豐厚,軍卒強焊,馬匹優良的所在。李克用就這樣成了唐朝末年最有實力的割據藩鎮之一。李克用不想讓朱溫獨吞平滅黃巢的功勞,更不想屈膝給這樣一個癟二下跪,于是就與朱溫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殊死搏斗。

就在朱溫當上皇帝的第二年,李克用病死了。李克用死后,他的兒子李存勖承襲了晉王的爵位。



但是這個李存勖,比他爹更不含糊。朱溫以為李克用一死,山西軍閥可以一鼓蕩平。馬上發動大規模的軍事攻勢,包圍了李存勖管轄的重鎮潞州,也就是今天山西的長治。結果久攻不下,一時懈怠,被李存勖鉆了空子,突然親自帶兵增援,把朱溫的部隊打了個稀里嘩啦。李存勖乳名李亞子,朱溫感慨地說:“生子當如李亞子,有這樣的兒子,人家李克用就等于沒死,他有好后代,有好傳承人哪!您再看看我的這些兒子,個個都是些豬狗!”朱溫這話還真沒說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只會打洞。老百姓的話語有時還是蠻有道理的。用現代科學的術語說,那就叫什么樣的基因,造就什么樣的娃崽呀!


朱溫的這些兒子,打李存勖肯定不行,但是打爹罵娘卻是以一當百。不久之后,朱溫就死在了自己兒子的手上。朱友珪用一柄長劍,狠狠地,捅穿了朱溫的胸膛。就像往墻上釘牲口皮一樣,把朱溫牢牢地釘在了床上。然后秘不發喪,又矯詔干掉了被指定為皇位繼承人的哥哥朱友文。筒尚興興地殺死了親爹和兄長之后,朱友掛快快樂樂地當上了皇帝可是“不到半年,本兒就回來了”丨朱友掛又死在了他的弟弟朱友貞的手上。這個朱友貞也沒能撐持多久,又被李存勖攻滅。朱溫—家,就這樣被連根鏟盡了。

 

內容來源:書問

作者王立新
出版北京大學出版社
定價58元
書籍比價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 ×

電子紙書

大明亡國史:崇禎皇帝傳

苗棣
遼寧人民出版社[2014] ¥14

先進成形制造實用技術(現代企業科學技術普及叢書之一)

張人佶、單際國、辛俊興、王秀玲
清華大學出版社[2009] ¥19

朕知道了:雍正——被誤解的皇帝

傅淞巖
華文出版社[2014] ¥17

漁夫和皇帝

楊永青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7] ¥5

五朝皇帝與圓明園

劉陽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4] ¥9

財務沒有“潛規則”——讀懂財務 把握財富

任小平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4] ¥20

沒有什么不可能:喬布斯傳

李亞萍,張婧婧著
華文出版社[2012] ¥9

智商只占七分之一——哈佛為什么錄取他

朱雷
清華大學出版社[2011] ¥14

謝天謝地小頑皮2地球上最粗心的人

謝倩霓 著
春風文藝出版社[2014] ¥6

出版業領先的TMT平臺

使用社交賬號直接登陸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注冊書問

一鍵登錄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書問   |   京ICP證160134號

深蓝海域投注 福州小姐上门推拿按摩 日本女优空姐炮图 北京快三 南宁小姐 极速十一选五 优乐精江西麻将 快乐10分 东莞沐足按摩哪里好 山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 百度 今天浙江20选5开 微乐龙江麻将手机版 昆明沐足推拿招聘技师 安徽十一选五 擦鞋女竟当街搞特殊服务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22选5